流亡的帝國
加載上一章節

第二章    挖水塘的馬吉翔

  翰林編修蔣乾昌想到的計策雖然高妙,卻有些遠水不解近渴。他的計策是派人去聯系遠在廣西梧州一帶作戰的安西王李定國帶兵護駕。

  李定國是孫可望的義弟,是大西國國王張獻忠的第二義子。李定國英勇善戰,在去年率兵大敗滿清定南王孔有德,逼得孔有德自焚,當年十一月又率兵在衡陽大敗清兵,殺死敬謹親王尼堪,震動朝野。孫可望把永歷帝接到龍安府后,挾天子以令諸侯,鑄造官印,建太廟,雖無具體行動,篡位之意已經顯露。李定國功高震主,且對孫可望的野心非常不理解,持堅決的反對態度。孫可望設計殺害李定國,被李定國得知,不得已帶兵出走。

  應該說,讓李定國救駕,是個徹底解決問題的好辦法,但是現在尚不確定李定國到底駐兵何處,從這里到廣西山高水長,什么時候能找到他更不確定。還有,如果他派兵護駕,無疑等于挑明了跟孫可望對著干,李定國跟孫可望相比,兵微將寡,他敢于摸孫可望這只大老虎的屁股嗎?

  永歷帝疑問種種,疑慮重重。大學士吳貞毓說:“皇上寬心?,F在普天之下都尊崇您是大明正朔,眾望所歸。秦王雖然野心勃勃,卻行事縝密,故此他在謀逆之前,必定會大做鋪墊,造聲勢,而做這些尚需時日,故此,暫時您沒有危險?!?br>
  永歷帝追問:“愛卿,如你所說,那我們能在秦王篡位之前把定西王請來嗎?”

  吳貞毓苦笑了笑。其實永歷帝不是傻子,他非常清楚,什么時候能找到定西王,即便找到了定西王答應了,護駕能否成功,都是不確定的事兒?,F在永歷帝這顆恐慌的心,需要他的安慰,那怕這安慰是吹牛打屁,只要他吹得響了,永歷帝就會把這屁當做震天雷,他才不至于陷入絕望之中。

   唉,皇上羸弱如此,大明豈能復興?

  作為永歷帝最為倚重的大臣,吳貞毓心里是一片的苦澀。不過,他現在只能想法先塞給永歷帝一根稻草了。

  他想了想,說:“皇上,您不必擔憂。秦王篡位是逆天之舉,反對者眾。其中有兩個人,是他很忌憚的。其一,黔國公沐天波。黔國公是大明世代忠良,他若知此事,肯定會不遺余力勸阻秦王。沐天波在云貴一帶德高望重,秦王不能不有所顧忌。其二,是撫南王劉文秀,臣跟這撫南王多有接觸,此人忠貞愛國,他也會阻止秦王謀逆。只要我們找到這兩人告知此事,這兩人必定會想法阻止他的行動。定西王得信后,也會盡快趕到,因此,請皇上放心?!?br>
  永歷帝一聽,大喜:“若此甚好。此事關系大明安危,吳愛卿務必抓緊時間?!?br>
  吳貞毓說:“這個請皇上放心。臣馬上就回去安排。只是……聯系安西王之事,皇上覺得誰去合適呢?”

  永歷帝想了想,嘆氣,說:“吳愛卿,此事我也沒有合適人選,還是你們商量一下吧。此事重大,一定要找個妥當的人去才好?!?br>
  吳貞毓說:“我等眾人商量一下,皇上放心?;噬?,這姚志卓還在公房等著呢,您今天見他還是不見他?”

  永歷帝揮揮手,說:“朕今天真是累了。明天吧。明天讓他洗洗澡再來?!?br>
  吳貞毓還想說什么,看到永歷帝靠在椅子上,一副虛脫的樣子,知道這個膽小如鼠的皇帝受驚嚇不輕,只好和蔣乾昌跪拜謝恩,退了出來。

  永歷帝靠在椅子上,斜眼看著兩人走進了依舊淅淅瀝瀝的小雨中,心情愈加煩躁。在這昏沉沉不見天日的十多天里,因為沒有了太陽,他總是分不清時間,甚至把上午和下午搞顛倒了。

  永歷帝想了想,明確了自己已經吃了午飯后,就問吳公公:“吳愛卿,現在是什么時辰了?!?br>
  吳公公躬身說:“皇上,先在已經是申時中了?!?br>
  永歷帝輕輕搖頭,說:“申時中?朕怎么覺得這天這么長呢?吳愛卿,這太陽什么時候能出來呢?”

  吳公公忙躬身,說:“按照往年的規律來說,這個時節的雨季一般不會超過二十天,皇上……您再忍一忍吧?!?br>
  永歷帝突然想到了那只小花貓,他悲從中來,問吳公公:“吳愛卿,蘇從葬在哪里了?”

  吳公公一愣:“蘇從?哪個蘇……從?”

  永歷帝不悅了:“朕的事兒你們從來就不放在心上。蘇從就是蘇貴妃養的那只波斯貓啊?!?br>
  吳公公忙躬身:“奴才該死。我讓小太監把它葬在了后花園西北角了。蘇貴妃說了,不要葬在外面,她好常去看看它?!?br>
  永歷帝嘆氣:“這種日子,連一只貓都忍無可忍了,可是我還得忍著,忍著,我得忍到何時?朕從劉承胤手中逃出來,以為這個秦王是個大明棟梁,沒想到他比劉承胤還毒辣,竟然存謀逆之念!我堂堂大明皇帝,手中無兵無將,無錢無糧,想吃頓肉都得思量半天,我……何如一個屠夫?”

  吳公公寬慰永歷帝說:“皇上,孟子云:舜發于畎畝之中,傅說舉于版筑之間,膠鬲舉于魚鹽之中,管夷吾舉于士,孫叔敖舉于海,百里奚舉于市,故天將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凡成就大事者,哪里有一帆風順的?漢高祖劉邦……?!?br>
  “行了?!庇罋v帝打斷吳公公的話說:“這些話吳貞毓他們說的夠多了!你除了這些,就不能想法讓我高興點兒?”

  吳公公想了一會兒,躬身說:“皇上不說我還真忘了。剛剛皇后娘娘去后花園看人清理小西湖去了,皇上是不是也去看一看,散散心呢?”

  吳公公的話果然很讓極度沉悶的永歷帝感興趣,他站起來,說:“好,朕就去看看他們怎么清理這個小西湖?!?br>
  吳公公一招手,過來兩個宮女給皇上撐起了大簦,吳公公在前面引路,一行人從前院經過長廊,來到后花園。

  這個小西湖是永歷帝剛來的時候,秦王孫可望派人修的。湖面不大,不過蜿蜒曲折,也算精致。湖里養了荷花,卻因為土質的問題,天一熱,湖里總是有臭味泛上來,況且里面各種蚊蟲很多,皇后就想找人來把這湖給清理一下。但是,要清理湖就要雇人,就要花錢,皇宮里沒錢,永歷帝就不贊同。這次應該是皇宮的人都捐出了一點私房錢,皇后就找人開始清理這個小西湖。

  皇后的舉動卻讓永歷帝在極度的壓抑中似乎找到了一絲縫隙。雖然這絲縫隙無法改變他的處境,卻讓他的心境好像多了一處迂回的去處。

  后花園的曲廊里,王皇后和蘇貴妃帶著一群嬪妃宮女,站在花園中的亭子下,像是一叢叢鮮花,在這陰暗的日子里,讓永歷帝看到了生活的活色生香。

  永歷帝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來。眾人在王皇后的帶領下跪下向永歷帝行禮。禮畢,永歷帝在一行人的簇擁下去看民工挖土。

  本來也是有些煩悶的眾嬪妃們看到皇上來到,也都變得興致勃發,跟在皇后后面嘰嘰喳喳。吳公公側目,看了看嬪妃們又看看永歷帝。永歷帝明白他的意思,吳公公是覺得這些嬪妃們有失身份,舉止浮浪。永歷帝心里笑了笑,他都覺得她們鬧得不夠呢。自己心里的沉重,正好用她們的嬉笑來融化一些。

  在湖邊上接淤泥的幾個一身臟污的漢子看到永歷帝等人來到,老遠就跪下迎駕。其中一人聲音洪亮地喊道:“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后面的那些人跟著這人一齊喊。那些站在排凈了水的水塘里的民工,無法下跪,也都躬身低頭,不敢抬起。

  永歷帝有些狐疑,這些人好像頗通禮儀,不是普通的民工。特別是帶頭的那人,聲音洪亮,很有些耳熟。

  永歷帝對這民工說:“抬起頭來?!?br>
  前面的民工抬頭,抱拳說:“臣馬吉翔恭迎陛下?!?/p>

加載下一章節
|登錄 |注冊 |電腦版 幫助中心
啦啦啦在线观看免费视频6_最近韩国视频资源_亚洲v日韩v欧美在线观看_得得的爱免费视频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