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的帝國
加載上一章節

第四章   龐天壽

  用何種方法去聯系安西王李定國,讓大學士吳貞毓等一幫文官傷透了腦筋。安西王還未同孫可望決裂的時候,每次派人回來送戰報,除了送給孫可望外,都會派人來專門送一份給永歷帝。所以,李定國攻沅州,下辰州,克靖州、武岡、寶慶,破桂林,還有后來的逼死滿清定南王孔有德,擊殺敬謹親王尼堪,每次都會在永歷帝的小朝廷里引起轟動。

  朝廷上下內外,都覺得有了秦王孫可望,又有這個勇猛無敵的安西王李定國,大明復興終于有了希望,誰知道頃刻之間,兩王鬧翻,小朝廷依附的秦王孫可望竟然還想謀逆天下,大臣們慌了手腳,紛紛獻計,卻大都是些大而無當的計策。至于怎么具體找到李定國,千里犯險,找安西王下書,眾人唯唯諾諾,沒人應聲。

  這些大臣們,雖然個個憂國憂民,關鍵時刻,卻不愿意挺身而出。永歷帝讓吳貞毓等人想辦法,找個愿意去聯系李定國將軍的人,吳貞毓絞盡腦汁,卻不敢隨便把此事托付于人。

  糾結了多日后,終于翰林院編修林青陽挺身而出,愿意去廣西找李定國送信。

  這個林青陽曾經在隆武朝負責聯系農民軍抗清,有一定的山地行走經驗。當下永歷帝大喜,親自修書一封,蓋了印璽。為了不引起孫可望耳目的注意,林青陽以“請假葬親”名義離開安龍府,身藏密信,直奔廣西李定國活動區域。

  林青陽這邊剛走,司禮監掌印太監兼勇衛營提督龐天壽就帶著勇衛營包圍了“皇宮”。

  這個龐天壽是個傳奇人物。崇禎年間,他不過是宮內的御馬太監,后來奉旨到南京辦差,躲過了李自成攻陷北京一劫。南明第一個皇帝弘光在南京稱帝后,龐天壽管兩廣珠池的稅收。兩廣之地的珍珠產業,自漢朝以來,就在朝廷的稅收中占有重要地位,弘光帝把此事委托與龐天壽,可見其在南京的小皇帝眼里,已經是個人物了。也該這龐天壽命大,就在他去兩廣之地收稅的時候,南京被滿清攻占,剛剛稱帝一年的弘光王朝覆滅。

  龐天壽就跑到福州,投奔南明第二個小朝廷隆武帝。隆武帝重用這個三朝“老臣”,任命其為司禮監。龐天壽在一六二九年就加入了天主教,是個很虔誠的天主教徒。其時,隆武帝內外交困,相比之下,滿清兵強馬壯威逼日甚。隆武帝就跟龐天壽和意大利籍天主教神父畢方濟商量,讓他們到澳門,通過澳門的天主教向葡萄牙人借兵,利用他們的槍炮抗擊大清。

  在歷史上,隆武帝是個開明有為的皇帝,最難得的是他從弘光帝的以抗擊農民軍的“平寇”為主的戰略,改為聯合抗清??上囊患褐o法阻擋滿清的進攻,龐天壽從澳門借了三百葡萄牙士兵,還沒回到福州,就聽到消息,隆武王朝已經被滿清剿滅,隆武帝被殺。

  龐天壽只能帶著這三百葡兵投奔了永歷帝。永歷帝看見這支生力軍,自然大喜。封龐天壽為司禮監掌印太監并提督勇衛營。

  為了表示對基督教的尊重,永歷帝還讓皇后太后皇子等人全部受洗基督教??上?,這龐天壽老來糊涂,到了貴州后,他看出了孫可望的野心,也看到了孫可望兵強馬壯有地盤,老東西更從孫可望身上,看到了開國大臣的榮光,他不但暗地里投奔了孫可望,還積極鼓動孫可望登基稱帝。

  龐天壽包圍了皇宮,皇宮一片慌亂,永歷帝讓吳公公去看一看是怎么回事兒。吳公公出去,一會兒就連滾帶爬地跑回來了。吳公公腳步慌張,只顧得跑,進門的時候腳抬得有點低,被門檻絆倒在地,他也沒顧上爬起來,直接就跪在了地上,喊道:“皇上,他們要造反!”

  吳公公的聲音里帶著哭腔,嚇得永歷帝直接從龍椅上蹦了起來:“什么?吳愛卿,秦……秦王回來了?”

  吳公公趴在地上,直喘大氣,好長時間說不出話來。永歷帝雖然急得團團亂轉,卻只好等著他。

  吳公公這病是隨著永歷帝東奔西逃,積勞成疾,連帶驚嚇而得的。當年在湖南武岡,安國公劉承胤打算降清,并把永歷帝當做禮物送給滿清恭順王孔有德,永歷帝等人倉皇出逃。吳公公其時正在病中,多次昏厥,差點死在途中。加上劉承胤手下追殺,驚嚇過度,導致吳公公只要受驚,就會倒在地上大喘氣。別人還不能動,一動就有可能死過去。須等他喘過氣來,馬上就好。

  永歷正急得團團轉,吳貞毓匆匆跑了進來,永歷帝也顧不得體統了,跑過來抓住了吳貞毓的手,問:“吳愛卿,到底是怎么回事兒?”

  吳貞毓躬身抱拳,說:“回稟皇上,是勇衛營包圍了皇宮,臣已派人去找龐大人,皇上勿驚?!?br>
  永歷憤怒了:“龐天壽?他為什么要包圍……這里?朕在這里,他……他這是要造反嗎?”

  永歷帝當然不知道這個歷經四朝的曾經忠心耿耿的大太監終于要背叛大明了。

  吳貞毓知道永歷帝對這個龐天壽依然期望很高。在永歷帝的眼里,這個四朝元老是大明不倒的象征。吳貞毓等人早就對這個四朝元老有些懷疑,不過現在在永歷帝面前說出來,這個重情重義,卻有些迂腐的永歷帝未必會相信。

  因此,他只得說:“微臣不知。這個要等龐大人來了才能知道?!?br>
  吳公公爬起來,靠在門邊喘了幾口氣,才說:“不用……不用龐天壽說,他們就是想造反?;噬?,我在勇衛營里看到了孫可望的心腹張虎!張虎心狠手毒,他不好好當他的大將,跑到勇衛營做了一名小頭目,其目的……不言而喻?!?br>
  這個張虎永歷有印象,孫可望曾經給他上表討封。永歷再迂腐也知道,如果這個張虎真的混在了龐天壽的勇衛營里,那說明他的勇衛營恐怕真的出了問題。

  永歷帝搖著頭喃喃自語:“這怎么……可能?勇衛營是皇宮內衛,怎么可能?”

  永歷帝話音未落,龐天壽帶著兩個一身黑衣的衛士走了進來。龐天壽行過大禮,還沒等永歷帝發話,吳貞毓就問:“龐大人,勇衛營包圍皇宮是怎么回事兒?”

  龐天壽抱拳,對著永歷說:“皇上,秦王千里送信,說皇宮里進來了一個不明底細的人,秦王害怕此人傷害到皇上,特命臣進宮勤王,搜索疑犯?!?br>
  永歷帝搖頭,說:“既如此,那龐愛卿可以回去了?;蕦m就這么幾間屋子,守衛森嚴,沒外人進來?!?br>
  龐天壽還是跪著,說:“臣奉命而來,還沒找到疑犯,不敢回去。臣是為皇上安危著想,希望皇上不要為難微臣,旁邊的吳貞毓忍不住了,質問龐天壽:“龐大人,你是皇帝之臣,皇帝是吾等之君,君沒下旨,龐大人是奉了誰的命令?”

  龐天壽毫無愧色,站起來,象征性地拍打了一下膝蓋,朗聲說:“吳大人有所知,自然也有所不知。我們應該聽命于皇上不假,但是有些事皇上不察,我們做臣子的也得有所察覺,有所警惕,為皇上分憂。如果所有事都聽圣上的,那外面的戰事怎么辦?有人要刺殺圣上,圣上不知怎么辦?自圣上登基以來,危險不斷,害得皇上四處逃跑,疲于奔命,說起來,這都是我們做臣子的無能?,F在秦王在外奮力抵御清兵,他聽說皇宮有恙,為皇上安危計,命我帶人搜查疑犯,這是秦王的大義和擔當,我們做臣子的不但要恭謹從命,更應該向秦王學習,吳大人反問我奉了誰的命令,我可以告訴吳大人,只要是對皇上有益,對大明有益,黃口小兒的話我都愿意聽,吳大人,您說我說的對否?”

  吳貞毓冷冷地說:“龐大人伶牙俐齒,我等佩服。不過,皇宮里人員可數,這幾日根本沒外人進來,皇上也在此可以明證。龐大人應該知道,皇宮里人心惶惶,龐大人的兵馬進來搜查,勢必驚動后宮太后等人,龐大人也曾經在皇宮效力多年,應該知道后宮是輕易不得進出之地。如果非要搜查,放過后宮,可否?”

  龐天壽遲疑了一下,正待說話,后面跟著的一個黑漢子哼了一聲。這一聲像一枚釘子,扎在了龐天壽剛鼓起來的同情心上。龐天壽一挺胸,斷然說:“不行!雖然皇上在此,秦王之令卻不得不聽。此事臣是為皇上計,有得罪皇上之處,容臣日后請罪?!?br>
  龐天壽說完,不顧永歷帝的攔擋,對著后面的黑漢子說:“分兵搜查!”

加載下一章節
|登錄 |注冊 |電腦版 幫助中心
啦啦啦在线观看免费视频6_最近韩国视频资源_亚洲v日韩v欧美在线观看_得得的爱免费视频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