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的帝國
加載上一章節

第六章   泄密

  林青陽一路辛苦,歷經月余,終于不負永歷所托,把信親手交到了李定國手中。

  而此時的李定國,則正處于對滿清作戰的十字路口。

  李定國因為去年的“兩蹶名王”,讓滿清朝廷上下感到異常的震撼。原在湖北廣西一線的清兵不敢與李定國交戰,李定國兵馬一到,逃的逃,降的降,李定國一時風頭無兩。

  孫可望一看這李定國名頭太響,功勞太大,不但不高興,反而異常惱火。這個李定國現在一心想聯明抗清,極力反對孫可望的謀逆大計。讓這樣的一個人勢力坐大,無疑是給自己掘墳。

  在南明的抗清力量中,孫可望一度是抗清的主力。孫的各處兵馬加起來有近四十萬,且骨干力量是歷經百戰的大西軍,加上有李定國劉文秀這樣的大將,李定國連殺兩個清軍王爺,一度讓滿清絕望地考慮兵敗之后如何遷都。

  如果此時的孫可望繼續聯合曾經的南明各處軍隊,以及歸順南明的大順軍余部,把清軍完全趕出長江以南,根本不是問題??墒乔赝鯇O可望在關鍵的時刻,卻首先想到了對南明死心塌地的李定國會對自己形成嚴重的威脅。

  在先御敵還是先“內斗”的問題上,孫可望本來還是有些猶豫,他身邊的將領如原明云南副使楊長知,是個喜歡兩面使壞的小人,他曾經極力為孫可望討奉秦王獻計獻策,現在看到兩兄弟有了矛盾,作為曾經的南明將領,他沒有從大局著想,為南明著想,而是為了討好孫可望,加重自己在秦王心中的位置,再次讒言,鼓動他除掉李定國。

  崖山之后無中國。有人把中國的歷史從宋末切開,以為大宋以前的中國文人多骨氣,武士多義氣。但是,因為蒙古人的殺戮,把那些有骨氣敢于出頭的漢人都殺光了,漢人中的縮頭烏龜反而活了下來,從此之后,漢人中的優良基因越來越少,因此變得越來越油滑。因此,宋亡之時多壯士,明亡之時多奸佞。

  此言是否有理不說,無可爭議的是,南明本來有多次機會可以翻盤,卻都葬送在這些奸佞之手。

  正是這些人的集體發力,葬送了南明,葬送了永歷王朝,譜寫了一曲末世王朝的讓人不齒的佞臣大合唱。

  經過這楊長知的不斷挑撥,孫可望對曾經的兄弟,現在正在外面浴血奮戰的安西王李定國動手了。

  他先調動跟隨李定國北上的兵馬回城。使得李定國率領的兵馬只剩下了了本部的兩三萬人。然后,他下令讓李定國回沅江召開軍事會議,打算等李定國回來后,就將之殺掉。

  沒想到百密一疏,孫可望的計劃讓劉文秀的兒子得知,劉文秀的兒子在半路攔住了回來開會的李定國,把孫可望的計劃告訴了他。

  李定國雖然對孫可望早就有了警惕,對這次沅江之行也是疑心重重,但是聽到了確定消息后,還是異常的痛苦。

  他自然知道,兩下分裂,他的勢力大減,曾經氣勢如虹的抗清軍隊,只剩下了自己手頭的幾萬人馬,已經大器難成。

  李定國帶著人馬從湖南回到廣西,跟孫可望完全決裂。

  孫李分裂,使得南方的抗清形勢急轉直下。曾經被李定國打下的廣西、湖南等地,重新落入了清軍的地盤。林青白帶著永歷帝的密信找到李定國的時候,這個勇將正陷于四處沖殺卻無成效的苦戰中。

  林青陽是在一場凄冷的冬雨后,踏著滿地亂飄的落葉,見到了李東國。其時李定國正帶著軍隊駐扎在大山的一個小村子里。

  林青陽經過兩個多月的餐風露宿,衣服骯臟破爛,須發皆長,李定國接過書信后,就安排人帶林青陽洗漱吃飯,等他洗漱完畢,換了衣服,飯畢,李定國才在一所破舊的房子里接見了林青陽。

  李定國問了永歷帝的情況后,沉默良久,突然問林青陽:“林大人,我想向您請教一個問題,為什么我們漢人投敵者如此之多,而滿清卻很少見?”

  林青陽一愣:“安西王為何有此一問?”

  李定國神情沮喪:“不瞞林大人,最近投清的人頗多,士氣深受困擾。我和將士們不解的是,滿清的士兵和將士很少投降。大漢民族歷史悠久,文化深厚,大儒輩出,在此喪權滅族的關頭,怎么還不如一個蠻族?”

   林青陽雖然官不大,卻也算是一代文人。聽李定國如此說,他神色凄然,頓了一頓,方徐徐說:“定西王問得好,不瞞您說,此事不獨你如此想過,我們在龍安的時候,也都探討過此事。據我們所知,不算武將,大明降清的大臣同堅持抗清的大臣之比是十比一。自然此事不可一概而論,原因良多。漢人的忠義精神越來越少,究其原因,也很復雜,不過,最重要的原因卻是跟歷朝王權有關?!?br>
  李定國有些疑惑:“跟王權有關?”

  林青陽笑了笑,說:“此話如果是在大明興盛的時候說出,定西王和我可都是有罪之人,不過現在反省一下,卻是好事。春秋多義士,是因為春秋時期小國林立,眾小國都想強盛,否則弱勢的一方就有被滅掉的可能,因此小國間爭搶人才,不得不放開手腳,廣招賢才。這才有蘇秦佩六國相印之佳話。也才能有孟尚君信陵君等以發現天下人才為己任的大賢,才有荊軻刺秦以及田橫五百壯士等義舉。想那時之漢族,文人有士氣,民眾有精神,國道驛館,車馬轔轔,文士颯爽,是漢族的鼎盛時期。而后的各王朝,為了自家的天下安穩,收羅儒家文人,編寫教誨文章,讓天下百姓,都以臣服為本分,有異見者,或不從領導著,不是關進監獄就是殺掉。長此以往,無論是官府中還是民間俠義之士越來越少,見風使舵者越來越多,以至于國難臨頭之時,皇上想找人救國,卻少有救國之俠士,賣國求榮之徒眾多,這都是平時皇帝掐尖只結果,怨不得別人。像定西王這樣的人,剛正勇猛,沒有勢利之徒的利益考量,因而才是民族之棟梁,國家之希望,定西王,大明復興只能看將軍的了?!?br>
  李定國驚愕:“依大人說來,漢人王朝這是自掘墳墓了?”

  林青陽表情復雜,搖頭嘆息:“說,任何事都不能一概而論。不過,漢人的俠義精神越來越少,總不是好事。此次滿清攻明,不止是國家之戰,更是民族強弱之對抗?!?br>
  李定國與手下眾將合計,打算聯合鄭成功,打下廣東,對孫可望形成壓力,那時候再想法迎接永歷帝。他將他的打算寫了信,一面答復林青陽回去,一面緊急派人去聯合鄭成功。

  林青陽卻在半路被清兵抓住,直到兩年多后,才脫身,設法找到了永歷帝。

  林青陽不回來,永歷帝在龍安府度日如年。自從林青陽走了之后,永歷就掐著指頭數日子,一直數了半年,也不見得回信,永歷帝急了,同吳貞毓商量了一下,決定再次派人去聯系李定國。

  慎重起見,吳貞毓等人建議把跟孫可望打得頗熱乎的馬吉翔派出去,以免讓讓他得知,壞了大事。

  讓吳貞毓等人后悔莫及的是,正是他們的這一決定,送了他們的性命。

  永歷帝聽從他們的建議,以南寧無朝中大臣駐守為名,派馬吉翔東下南寧。馬吉翔到了南寧后,遇到了李定國手下劉議新,這個劉議新是個酒君子,馬吉翔初來乍到,就常請他喝酒。

  酒多了之后,這劉議新嘴里就沒了把門的,把永歷帝派人請李定國護駕的事兒全跟馬吉翔說了。馬吉翔一聽,就知道討好孫可望的機會又來了,連夜修書一封,派人送給了孫可望。

  孫可望大怒,派心腹將領鄭國、王愛秀趕赴安慶府,處理此事。

加載下一章節
|登錄 |注冊 |電腦版 幫助中心
啦啦啦在线观看免费视频6_最近韩国视频资源_亚洲v日韩v欧美在线观看_得得的爱免费视频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