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的帝國
加載上一章節

第九章    酷刑

  鄭國從此派人給吳貞毓送的飯都是發溲的泔水。吳貞毓知道這是鄭國特意侮辱他,自然不肯吃。

   如此幾天后,吳貞毓滴水未進,奄奄一息。龐天壽來看了看,大爽,就讓手下給吳貞毓送來一只燒雞。吳貞毓聞到香味,竟然爬了起來,當他費力地抬起頭,看到眼前的燒雞的時候,眼睛猛然睜大了,陡然站起來,從牢房的墻角幾步跑到門口處,抓起燒雞就啃。

  別說看守,連躲在角落偷看的孫可望手下大將王作秀都輕輕嘆了一口氣。龐天壽呵呵一笑,說:“王將軍好像同情吳大人?”

  王作秀冷冷地說:“固然是對手,如此下作,也令人心寒。大明有你們這樣的大臣,如何不亡?”

  吳貞毓把整個燒雞吃得渣滓都沒有剩下一點。吃完后,他呵呵大笑,說:“謝謝鄭將軍了,泔水讓我體會到餓狗的滋味,燒雞讓我再次體會到人間美味,現在我吳貞毓即便死了,也是一個飽死鬼?!?br>
  龐天壽對王作秀說:“堅硬如此,手段嫌輕了!”

  吳貞毓吃的燒雞是龐天壽送的。龐天壽讓人做燒雞的時候,在里面加了巴豆等瀉藥,吳貞毓吃完躺了一會兒,就猛然爬了起來,蹲了馬桶上開始拉稀。大概是巴豆放多了,吳貞毓在馬桶上蹲了半天,然后,一頭就扎到了地上。他人在地上抽搐,肚子依然在轟轟作響。大概是拉到了褲筒里,一會兒,監牢里就充滿了讓人惡心至極的臭味。

  龐天壽竟然忍著。直到看到吳貞毓一動不動,才開心地笑了,他很地對王作秀說:“王將軍,此時我才感到些許滿意?!?br>
  王作秀拂袖而去。他找鄭國,說如果不找人醫治,吳貞毓恐怕難活過今天,秦王讓我來徹查此事,叮囑我們暫不要殺人,如果把東閣大學士整死了,秦王怪罪怪罪下來,恐怕我們罪過不少。

  鄭國聽說了燒雞之事,也有些惱。他把龐天壽罵了一頓,令他找人給吳貞毓看病,要是人這么死了,自己提著腦袋給秦王交待去。

  孫可望殘暴異常,最喜歡的游戲就是制作“皮草”人兒。把人活剝了后,馬上在人皮里裝上草,看起來就跟真人差不多。技術好的剝皮師傅,能在人皮剝光之后,人還沒死。

  孫可望到了貴州后,短短的幾年時間,就有十多個人被他剝皮。因此別說是孫可望的手下,就是南明的這些將領,提到孫可望,都會感到不寒而栗。

  龐天壽害怕了,忙找郎中給吳貞毓和被折騰得比較重的幾個人治病。吳貞毓這才得到了醫治,從死亡的邊緣被拉了回來。

  這個趙郎中雖然是龐天壽找來的,但是很同情吳貞毓他們。吳貞毓趁機做工作,讓趙郎中給他里外傳話。郎中告訴吳貞毓,被抓的二十多人,留下了十八人,這十八人有的承認參與了“護駕”事件,有的不承認,但是卻沒有一人承認皇上也參與此事,吳貞毓聽了松了一口氣。

  吳貞毓讓郎中傳話,告訴這些人,護駕之事已經無法推脫了,認了吧,但是一定只能承認是眾臣子私下所為,不能把皇上拖進來。

  郎中就這樣成了眾人的聯絡員。吳貞毓還讓郎中冒死給永歷帝送口信,讓皇上放心。他讓永歷帝趕緊派人把這里的情況告訴李定國,讓他火速救駕。他們這些臣子大概是沒命出去了,讓皇上自個保重。

   永歷帝自皇宮被圍,大臣被抓后,就一直處于惴惴不安之中。后宮中人覺得這個孫可望要對朝廷動手了,更是日夜啼哭。永歷帝被軟禁在宮中,大臣求見,還得先經過鄭國等人的同意,君臣見面,須由鄭國的手下在一邊監督,永歷小朝廷因此一點兒消息來源都沒有。

  趙郎中雖然是龐天壽手下,想見到皇帝也是經過了一番周折。他先想法見到了在外面采購藥材的御醫,讓御醫想想辦法。御醫先回來把王郎中之事稟明永歷帝,永歷帝讓蘇貴妃裝病,然后假托御醫無法治好,讓鄭國想法幫找醫生。鄭國把此事又托付給了龐天壽,龐天壽就讓這個趙郎中進去給蘇貴妃看病。

  趙郎中見到永歷帝,把吳貞毓的話復述給皇帝,永歷帝聽了才略略有些心安。永歷帝讓趙郎中捎信給吳貞毓,說他正想法找人救吳貞毓,讓他們放心。

  其實現在的永歷帝連自由都沒有了,想救人出來,真比登天還難。永歷帝左思右想,他親筆寫了一封信,讓人送給孫可望,希望秦王能高抬貴手,饒了這些“險些誤國之佞臣?!?br>
  永歷帝這邊抓耳撓腮的想辦法,鄭國等人則抓緊了對那些還未交待大臣的審訊。剩下的幾個大臣太監什么的,得到了趙郎中傳達的口信,就都改了口,說他們參與了護駕之事,不過護駕行動的首領是吳貞毓、張鍥等人,與永歷帝屁大點兒關系都沒有。

  鄭國等人對于這個結果顯然不太滿意。經過一番研究,他對武選郎中朱東旦和中書易士佳兩個看起來不那么堅定的小文官進行了變態的折磨。

  這兩人雖然參與過“護駕”之事的策劃,但是從頭至尾都沒起過太大的作用。兩人被抓后,一開始怕死,把“護駕”參與的過程,從頭到尾都招了。但是,他們也都知道輕重,沒說出此事的主謀是永歷帝。兩人一招,王作秀等人就去審問別的大臣去了,這兩人就輕松多了。

  別的大臣都招了后,鄭國下令重點審問永歷帝是否參與,這兩人又遭罪了。兩人咬牙,忍住拷打,就是不承認此事跟永歷帝有關。第一天審問過后,兩人都被打得不輕,被人拖回牢房。

   回到牢房后,兩人商量,覺得別的大臣都應該沒有把永歷帝招出來,顯然大家都是在用生命在保護這個可憐的小皇帝。

  兩人都知道自己難免一死,永歷帝風雨飄搖,自身難保,沒能力救他們,孫可望殘暴成性,又有了這個機會收拾掉永歷身邊的肱骨之臣,他肯定不會放過他們。兩人趴在地上思量,江山無望,復興渺茫,作為大明老臣,死了到干凈。不過這生比死難過,明天肯定還要受酷刑,能不能把明天堅持過去,兩人都沒有太大的信心。

  這時候,趙郎中來了。龐天壽怕這兩人堅持不到明天,無法配合他們的審訊,因此派趙郎中來看一下傷情。如果嚴重的話,要趙郎中上報情況,實在不行就先養幾天,待經得起折騰了,再審訊。

  趙郎中是帶著吳貞毓的口訊來了。趙郎中邊給他們處理傷口,邊小聲把吳貞毓的口訊傳給了他們。這兩人自然知道如果把小皇帝招了出來,孫可望高興了,大明恐怕就毫無希望了,可是,不招的話,死倒是不怕,最難過的是活著這一關啊。

  趙郎中早有了準備,他先問兩人是不是真的不怕死。兩人都說真不怕死,最好郎中現在給他們點兒能致死的藥,早死早安穩。

  郎中自然不敢先送他們上西天,他給兩人幾粒藥,說要在挨打之前先把此藥服下。吃了此藥后,頭腦會有些昏沉,但是死不了人,最主要的是無論怎么痛,也都感受不出來了。

  兩人一聽有此神藥,真是喜不自勝。說趙郎中是大明的救星,是兩人的恩人啊。

  第二天行刑的時候,龐天壽讓人在兩人身上用鋒利的刀子挖出一個個肉窩,然后朝這肉窩里面倒酒,倒咸鹽,這兩人變得大義凜然,竟然看著自己身上的傷口慘笑,讓龐天壽都有些渾身發冷。

  后來,這兩人奇異的堅強惹惱了龐天壽,變態的龐天壽讓人把這兩人的十個手指頭,十個腳趾頭都剁掉喂狗,把兩人的耳朵眼珠子都挖了下來,以致兩人在行刑的時候,已經奄奄一息,可是兩人至死都沒有供出永歷帝。這其中雖然有趙郎中的功勞,不過最主要的還是兩人對大明的忠心和不惜一死的決心使然。

  其余的大臣除了吳貞毓,皆受大刑。斷胳膊斷腿者比比皆是。兵科給事張鍥性格耿直勇猛,從一開始直到受死,問什么也不說,只一個勁兒地罵人。罵孫可望,罵鄭國,罵龐天壽,罵馬吉翔,鄭國看看從這頭犟驢的嘴里不會問出什么,就親自動手,把他的舌頭給割了下來。張鍥滿口流血,卻依然邊噴血邊嗚嗚嚕嚕罵聲不斷,聲音發自喉嚨深處,似龍吟虎嘯,加上鮮血噴涌,毛發皆豎,血獅子一般,朝著鄭國等人要拼命。

  但是有腳鐐拴著張鍥,張鍥自然無法對鄭國造成傷害,只能是自討苦吃。張鍥幾乎被鄭國的護衛當庭砍成了一堆爛肉,人躺在地上,依然在拼命抽搐,喉嚨里在怒吼,以毒辣著稱的鄭國都看得心悸了,不得早早結束了對張鍥的審訊。

  此案判決時,張鍥和張福祿、全為國三人受的是剮刑,即凌遲。就義時,張福祿和全為國二人慘叫不止,日月變色。張鍥已經半死,卻被痛醒,圓睜雙目,喉嚨里依然在咆哮。圍觀者雖然聽不出內容,但是人人都能感受到,那是怒吼,是大罵,是詛咒。

加載下一章節
|登錄 |注冊 |電腦版 幫助中心
啦啦啦在线观看免费视频6_最近韩国视频资源_亚洲v日韩v欧美在线观看_得得的爱免费视频观看